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信了你的邪 第59章 你确定?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8:40

信了你的邪 第59章 你确定?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嚣张,但是眼神却暴露出他心里的怯意。

沈迟打量他几眼,慢慢朝他走了过来。

越靠近,霍锟就越慌乱,虽然勉强还能维持镇定,但是心中已生退意,脚不由朝外挪了半寸。

“做我大哥?”沈迟比他高了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确定?”

霍锟很想硬气地说是,但是看着沈迟那似笑非笑的眼睛,他竟然有些不敢开口。

他用力地握紧,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地哼了一声:“我师傅可是……”

他的比他的声音更大更快速:“是他师傅让他拖住你的!你快去呀,他们要抓住凶手了

信了你的邪  第59章 你确定?

!”

沈迟眼眸一沉,一把拎住霍锟的衣领,几乎将他整个提起来:“你师傅在哪。”

霍锟吓了一大跳,眼珠子乱转:“我,我不知道!我打……”

声音清脆:“他师傅在尚九乡!他说如果你发现了让他打把你骗去庆九镇!”

看着霍锟哆哆嗦嗦地摁的锁,沈迟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哎,哎,你别走哇……”霍锟有心想追,沈迟喷了他一脸的汽车尾气。

开到半路,他响了,沈迟扫了一眼,一边开车一边打开免提。

齐健惊慌的声音响起:“哥,你在哪?我现在在人民医院,你能不能来一趟?”

“医院?你怎么了?”沈迟降了速。

“不是我,是文文,就是那个什么李老头,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文文突然就晕了,我送她过来,医生说她有白血病!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我现在还在手术室外守着呢,我只交了三千块,我觉得肯定不够……”

李老头?李佳的爸爸?沈迟眼神微沉,妈的,早知道刚才该打得更重一点的。

他想了想:“我这边有点事,走不开,我让我妈送钱过来。”

“哎,哎,好。”齐健连连应声:“啊,医生找我,我先不说了啊!”

沈迟直接打给他妈,已经八点多了,沈妈正在看电视,接起来的时候含着笑:“喂?小迟呀,你今晚回来吗?”

“妈,我床头柜里的钱包里有几张卡,你随便拿哪张都行,密码是我生日,你去一趟人民医院,齐健在那等着。”对面突然跑来一辆车,开着大灯,闪得沈迟眼睛花了一下,他连忙踩刹车:“妈,先这样。”

SUV发出尖锐的刹车声,还好沈迟反应快,没有直接踩死,踩了几下点刹,最终靠边停了下来。

车子停下的瞬间,对面那辆车几乎是擦着他的后视镜呼啸而过,还好之前他就已经降速,否则绝对会出车祸。

沈迟皱了皱眉,听到远远传来的警车呜鸣,心里打了个笃。

这个方向……

毫不迟疑地,他掉头就追。

那辆车毫无顾忌,两车宽的路他跑在正中间,车速绝对上了一百五十迈。

好在临近晚上,这边基本没什么车,倒也没出什么事。

沈迟跟得很紧,对方显然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连连轰油。

那些远远的警车呜鸣声已经渐渐听不到了。

四周越来越暗,连路灯都渐渐没了,沈迟不确定自己到了哪里,也腾不出手去打开GPS,想了想,声音比较凌厉急促地道:“打开GPS。”

SUV哦了一声,屏幕猛地亮了起来:“咦,我竟然真的能自己开GPS耶!好神奇!”

沈迟:“……”原来真的可以?

“定位。”

SUV兴奋地嗯了一声:“报告!主人你现在在庆九镇,前方是坪黑村,过了坪黑村就能上高速了!”

该死的!如果以前面这辆车的车速,上了高速他不一定能跟紧。

“主人!我是不是好棒棒!我现在能唱歌了吗?你开得好快我好激动!我忍不住了!”SUV说话间车子经过一个大坑,整个车身都飘起来了一下:“哇哦……我感觉我会灰!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摩擦!”

沈迟加了一脚油:“闭嘴!打给陆韶。”

“好哒!”屏幕无声自亮,果然显示正在拨给陆韶。

陆韶接得很快:“喂?”

“你在哪?”

“我在车上,现在快到庆九镇了,我们在追一辆车,上面可能坐着这个案子的凶手。”陆韶语速很快,说完低声催道:“快点!”

沈迟嗯了一声:“我跟在你说的车后面,他马上要上高速了,你安排人在高速设障,我估计他会冲卡,所以你多设几道,另外地上也装地钉。”

“行,没问题。”陆韶虽然奇怪他怎么还跑他们前面去了,但是还是迅速答应下来。

收线后,沈迟加了一脚油门,直接追了尾。

但是前车并没停下,甚至还试图加油甩开他,眼看前面就是坪黑村,他只要上了高速,随便超几辆车,然后让人追个尾,这些个警察绝对抓不住他。

过了一会,陆韶来了:“不行啊,车流太多了,至少得半个小时才能清路。”

等他们清完路,黄花菜都凉了,沈迟嫌弃地挂了。

眼看前车已经穿过坪黑村,只要再往前走个五百米,上了高速就能逃之夭夭。

沈迟想了想,打开车窗,朝前面大吼一声:“停车!”

怕不是个傻子吧?司机不屑地想着,但是车子却发出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车速过快,突然踩下刹车的结果是瞬间往一边飘移,他惊慌之中下意识往另一边打方向盘,车子瞬间就冲出了马路,在空中翻了两转,最终嘭地一声侧翻在了旁边的水田里。

可怜的车子陷了一截在泥里,轮子还在空中打转,蓦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怒骂:“谁他妈让我停的车!有病吧!不知道会出车命啊!?”

慢慢停下车的沈迟有些尴尬,咳了一声,小心地顺着小路走了下去。

好在田里没有水,大概是因为快收割了,所以泥巴也有些干燥。

车里的人没有系安全带,早在车子打转的时候就被甩了出来,在田里打了几个转才撞到田梗停住,此刻正晕乎乎地趴在那一动不动。

月光虽然明亮,但这儿离路面太远,月光被挡了大半,沈迟只能将的手电筒打开,分开齐腰深的水稻,慢慢朝他走过去。

他脸朝下微微侧着,不清楚受了多重的伤,黑暗中只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南昌治疗睾丸炎费用
雅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