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小说大赛丨39号作品白忙活

发布时间:2019-03-13 12:01:43

文/石中华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村长的老婆刘三妮的肚子大了。这事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村长葛二蛋死了一年多了。

你说这事奇怪不?

说起村长的老婆刘三妮,那曾经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子。那长得叫一个水灵,瓜子脸儿,弯月眉儿,樱桃嘴儿,还没有一丝一毫的狐媚气。美艳艳的,清靓靓的,就像从山上流下的一汪秋水。那拂柳腰,摇曳生姿,走起路来,臀一摇一摆的,走着走着,就走进了男人的心里。

村长葛二蛋,原先是方圆百里有名的恶茬子。早年时的他喜欢打架,看到不顺眼的人,上去就一通揍。但是,没有人报过警,更没有人找他理赔。谁让人家名头大,又有一身子的好武艺。当然,关键是他讲义气,你若有事,提上几瓶好酒,找到他,他指定想办法给你解决。时来日久,当地就流传出了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二蛋一句话。怕葛二蛋什么话?你不听我的,我揍你娘的!

葛二蛋早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但是,谁家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子嫁给他。因为他脾气太坏,搞不好,会对自己的老婆家暴。而且他还有一个奇葩的特点,让女子们难以忍受,因为他长得实在让人过目难忘了。

刘三妮的美貌是出众的,可是,她也高调得很,一些帅气又有财气的年轻后生,她丝毫都看不进眼里。待到她25岁时,依然没有找到婆家。这在农村来说,女子25岁依然未婚,就属于老姑娘了。

这时的葛二蛋也挨到30岁了。他也听说过刘三妮,只是从来没有遇见过。

那年的夏夜,星星也黯淡了光。

上夜班归来的刘三妮撞在了一条彪形大汉身上,旋及被粗鲁地扛起。在那沙沙作响的小树林里,刘三妮拼命反抗,嘶声大喊,但是夜黑风高,四野生僻,哪会有人。刘三妮无奈,在那人胳膊上拼命咬了一口。那痛叫声,是响滋滋的。

“你不听我的,我揍你娘的!”大汉粗鲁道。

刘三妮一听这话,马上明白她遇到谁了,知道抵抗也没有用,便闭上了眼睛,随他忙活去了。后来,她感觉挨了一拳,更人事不知了。

很快,刘三妮被强奸的消息,像长了风似的,传遍了。当初媒婆们曾经挤破她家的门,如今唯恐躲避不及。

刘三妮就像一个贱价处理的便宜货,再清仓大甩卖,也不济事了。那些媒婆背地里说,不是原装货了,谁愿意捡这个漏,谁就是个傻子。

刘三妮的父母整日不敢出门,怕街上的那些目光。刘三妮终日以泪洗面,只有她的小妹刘四萍颇同情她。由于她没做好善后事宜,慢慢的,她的肚子骄傲了起来。她也想过打胎,但是,大夫经过检查告诉她,如果打了,她这辈子都可能怀不上了。

天哪,刘三妮真是欲哭无泪,她真想杀了那个挨千刀的。

刘四萍说过要报案,却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一报案,刘三妮的名声,岂不是更坏透了。

就在他们全家被黑幕笼罩时,偏偏有人上门提亲了。

刘三妮的父母,巴不得有人肯娶他们的女儿,而且男方又是葛二蛋。虽然他长得磕碜点,脾气又暴躁点,但是,他的名声就是实力。他们也没有要多少彩礼,就将昔日的宝贝闺女,廉价处理了。

刘三妮心想,人早就是你的了,就奉子成婚吧。

新婚夜,刘三妮看到了葛二蛋的右臂上,果然有疤痕。有了自己的杰作为证,那夜的猛人,果真是葛二蛋了。

葛二蛋虽然长得丑点,但是结婚的排场,方圆百里没有比得上的,来道喜的人也特多。虽然这些人知道葛二蛋娶了一个什么货色,但是,新娘子的美气,他们也是早就听闻的。搞不好强奸刘三妮的人,就是葛二蛋他自己。但是,猜测归猜测,谁也不敢拿这事开玩笑。他们都怕挨葛二蛋的一通揍。

婚后,刘三妮生了个带把的儿子,让葛二蛋喜的不行,取名葛小伟。在外人看来,葛二蛋养了人家的儿子,还嘚瑟,真是个憨货。但是,他们也只能在背后悄悄地说。刘三妮晓得,自己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葛二蛋有了儿子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刘三妮那简直就像侍候皇太后。他的干劲也十足了,带上一帮兄弟,成了广为人知的包工头,硬抢来了很多工程。很快,他就富甲一方了。他帮刘三妮的娘家翻盖了房子,还供养小姨子刘四萍上学。他富了也不忘本,给庄上修了路,打了井,挖了渠,逢年过节还看望孤寡老人。后来葛庄村竞选村长,葛二蛋高票当选。不过,他长年在外奔忙,便让堂弟葛三栓干了代理村长,替他主持村里的事。

不过,村上的风言风语也多了起来。因为葛二蛋的儿子,越大越不像他。看似粗心的葛二蛋也察觉到了这点,心里有些膈应得慌。

喝醉酒的他,面对刘三妮,挑明了话:“说,臭娘们,孩子到底是谁的?”

刘三妮却扑哧笑道:“谁干的好事,就是谁的。别以为在小树林里,睡我的人,我不知道是谁。”

“小树林?扯蛋!哦,好像有过,不过我忘记了。”葛二蛋有些糊涂了。

刘二妮不以为意,跟了他这么多年,她知道葛二蛋在一些事上,就是一个糊涂蛋。如果不是葛三栓,从旁帮助他,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葛三栓的身材虽然不如葛二蛋般魁梧,但也生得如一条好汉。而且,他的相貌也像样的多。早些年,他家里穷酸,娶不上中意的女子。后来,他拾掇葛二蛋,包起了工,渐渐发了家,娶上了老婆。但是他的老婆,始终整不出孩子。

这天,葛二蛋把葛三栓约到一旁,道出了心中疑惑。葛三栓诡笑道:“哥啊,你傻了,孩子当然是你的。”

“那怎么不随我?你瞧我,我这寒碜样,孩子却那个啥……”葛二蛋作色道。

“哈哈,哥呀,老话说得好,儿随娘,妮随爹。”葛三栓笑得捂不住嘴,“我侄当然随我嫂了,嫂子那个美。”

“好了,我明白了。”葛二蛋恍然大悟,也大笑了起来。

葛三栓也狡黠地笑了一下。

突然,葛二蛋又一把拽住他,喝问道:“小树林的事,你再和我讲讲。”

“哥呀,那天你喝醉了,说要找个女人。我就打劫了嫂子。不是兄弟出马,你能娶到这么如花似玉的嫂子?”葛三栓笑道。

葛二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你嫂子好像知道当初是我强奸的她了。”

“知道又怎样,反正她是你的人了。再说了,很多人都知道是你干的,不过,就是不敢说罢了。这些年,你对嫂子的好,谁个不知,哪个不晓。”葛三栓为他打气道。

葛二蛋点头大笑道:“说的是!”

又过了几年,葛二蛋听说了基因鉴定的说法,偷偷地给孩子做了鉴定。这下,他终于放心了,孩子真的是他的。

葛二蛋有了漂亮的妻子,俊气的儿子,干劲更足了。自然的,他也很少回家了。他要把事业干得更大,给老婆、孩子更好的日子。他也经常去小姨子的学校,看望她,做好姐夫的。

转眼间,刘三妮33岁了。由于她保养得好,娇容更胜当年。乳房更加高傲,臀部愈发浑圆,身材更加紧致。尤其是那岁月馈赠的风韵,让她更加魅力四射。

葛三栓这天收拾一新,来拜会嫂子。

刘三妮对他非常热情,忙招呼他。但是葛三栓故意和她磕磕碰碰,这让刘三妮很是尴尬。往常,葛三栓可不敢这样。今儿,他是唱的哪出啊。

“三妮,二蛋好些日子没回来了,你这地是不是有些硬了?”葛三栓话里有话道。平日里,他从来不直呼其,都是嫂子呀、哥的。这天的他,确实有点放肆。

“葛三栓,请你说话尊重点!”刘三妮伸手要给他一巴掌。

葛三栓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顺势扯到怀里道:“妮,我的心肝,想死哥了。”

“你混账,我是你嫂子。”刘三妮挣扎道。

葛三栓把袖子撸了起来道:“妮,这是当年你在小树林咬的,你不记得了吗?在小树林的晚上,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看到那深深的牙痕,刘三妮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了,原来当年强奸她的人,不是葛二蛋,而是这个道貌岸然的葛三栓。

葛三栓一把扛起了她,直往卧室而去。刘三妮拼命挣扎,她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瘦弱的女人。

“啪”的一声,葛三栓抽了她一个巴掌,吼道:“连孩子都是我的,你就不能侍候一下小伟他亲爹?”

刘三妮泪如雨下,只好放任他。

后来,葛三栓告诉她,葛二蛋胳膊上的那个牙痕,是他当初把人打急了,被人家咬的。而他胳膊上的牙痕,才真的是刘三妮的作品。

刘三妮认为这都是命,她也就认命了。打那以后,葛三栓就经常偷偷地往刘三妮家里跑。

纸是包不住火的。一些绯闻也就流传了开来。只是瞒着葛二蛋。葛二蛋不在家,葛三栓就是代理村长。谁能惹得起?

葛三栓和刘三妮,就这样如火如荼地发展着。

相比葛二蛋,葛三栓更能讨刘三妮的欢心。他细腻如秋毫,也懂得女人的心思。耕地的活儿,他做的也细致得多。刘三妮的水田,自然也越来越肥沃了。

可是有一样,葛小伟渐渐长大了,他们做事时,只好到外面去。

这一年,工地上的事比较繁忙。葛二蛋人手不够,便让葛三栓暂时丢下村里的事,给他帮忙去。

葛三栓临走时的那天晚上,偷偷地和刘三妮又狠狠地耕耘了一回。

“算(栓)你狠!”刘三妮痛快地叫着。

葛三栓发力道:“把你捣成泥(妮)!”

他们一边说着情话儿,一边卖力地劳作着。但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幕,被葛小伟发现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是一名初中生了。这一夜,他没住校,偷偷溜回家了,想从家里取点钱,请他的小兄弟们大吃一顿。

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爸爸回来了,大气不敢出一声,直到他听到葛三栓的声音。这个平时对他特好的叔叔,对他的妈妈也是这般的好啊!

葛小伟恨不得打死这对狗男女!

葛三栓去工地半年后,葛二蛋却失踪了。传闻,葛二蛋在澳门赌博,输光了钱,还欠了人家两千万。结果,钱不到位,他被人扔下了高楼,尸体都找不到了。

大意的葛二蛋万万没有想到,他注册的建筑公司,法定代表竟然是葛三栓。因为这些事,包括一些要紧的私事,当年都是葛三栓办理下来的。他给葛二蛋看到的,只是假的而已。重义气的葛二蛋,太拿葛三栓当兄弟了。别看葛三栓这些年只管村里的事,但是,他早就布好了局。娃,由葛二蛋白养;钱,由葛二蛋白挣。到头来,这一切,都是他葛三栓的。

葛二蛋一死,葛三栓晚上做梦,都能笑醒了。

只是有一件事,他很心痛,这么多年了,他的老婆,还没有给他生下一男半女。他一气之下,就和老婆离婚了。

不过还好,他至少还有葛小伟这个儿子。

但是,不知怎么的,这个臭小子和他生分了很多。也许是娃大的缘故,不似小时候那般。

他和葛小伟的这层关系,不知道该怎么捅破才好。

刘三妮知道了葛二蛋惨死的消息。她自感这些年,对不住丈夫,很是悔恨,尤其是她整理遗物时,看到了儿子葛小伟的亲子鉴定书。儿子竟然是葛二蛋的?可是,她婚前并没有和葛二蛋发生关系啊?

她不敢把这事告知葛三栓,因为她最近发现葛三栓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

她为葛二蛋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为他做了一个衣冠冢。

这天,葛三栓心里很不痛快。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前妻,竟然挺起了大肚子,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前妻冷笑他,是你不中用,白挨了你这么多年的打,没有儿子,是你的报应。

这句话,戳痛了他的心。难道问题出在他身上?但是,他有儿子葛小伟啊。

葛小伟和他确实很像,都那么俊气。

村里也有很多人在背后说,葛小伟是他的种。因为他对葛小伟特别的亲,特别的好,而且更因为他和刘三妮偷偷摸摸地干了那么多年的好事。

一想到这,他心里又痛快了。说不定是他前妻看好了肚子,专门拿这事挖苦他,以报复这些年来对她的特殊恩赐。

葛三栓的精神胜利法,让他很是舒坦。

万分忧虑的刘三妮把自己的困惑,告诉了妹妹刘四萍。

刘四萍现在是一个心理催眠师,在姐夫葛二蛋的资助下,她才上完了大学,考上了硕士,有了今天的成就。她对姐夫很崇拜,对他的死也很疑惑。

而且,她悄悄地告诉了刘三妮一件重要的事。自此后,刘三妮对葛三栓似乎更好了,这让葛三栓很受用。

后来,刘三妮怀孕了。这让葛三栓更是高兴,没毛病,他有用。

但是,怀孕对刘三妮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葛二蛋死了一年了,刘三妮却怀孕了。

这事一下子传开了,所有的辱骂,都指向了刘三妮。

尽管他们知道刘三妮怀的是葛三栓的种,但是,葛三栓霸占了葛二蛋的公司,当上了正式的村长,却没有干过一件好事。村民都怀念葛二蛋的好,痛恨着这对狗男女。

刘三妮满腹的委屈,不过,她都忍下了。

葛三栓对外宣布,他要和刘三妮结婚,方便照顾他们母子。

葛三栓和刘三妮,举办了风光的婚礼,超过了葛二蛋当年的排场,但是来捧场的人,却少得可怜,看笑话的人却委实不少。葛二蛋当年的兄弟,都对葛三栓虎视眈眈,恨不得活剥了这个混蛋。

葛小伟看着满面笑容的继父,恨得牙痒痒的。

葛二蛋的一切都是葛三栓的了,他正大光明地住进了刘三妮家。

十月怀胎之后,刘三妮又生下了一个儿子。这让葛三栓更加得意,堪称人生赢家。

百日宴的时候,葛三栓喝醉了。刘三妮和刘四萍姐妹俩借着机会,把他催眠了。

从他的嘴里终于套出了实情,原来葛二蛋果真是他害死的,他和澳门赌坊的人事先串通好了,要致葛二蛋于死地。

但是,等到她们继续追问时,却被葛小伟撞见了,也只能作罢。

葛小伟更加恨死了葛三栓,每次都对他目带鄙夷。葛三栓认为他是适宜不了自己从叔叔到继父的角色转变,也很正常。

暑假里,颇有心机的葛小伟要求葛三栓带他出去玩。葛三栓见儿子主动和他套近乎,便高兴地答应了。上了车后,葛三栓一边开车,一边给儿子绘画未来的宏伟蓝图。

葛小伟吱唔地回应着,他一心想着,如何治死这个杀父霸母的仇人。

没多久,他发现对面驰来了一辆卡车,他抓住机会,便猛地转动了方向盘。一起重大车祸发生了,关键时刻,葛三栓护住了葛小伟。

幸亏车比较好,不过,葛三栓废了,葛小伟完好无损。

葛三栓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栽在自己亲生儿子手里。自此后,他整个人变得颓废起来,目光呆滞,黯淡无光。

三个月后,葛三栓出院了。刘三妮丢给他一张亲子鉴定书,冷冷地告诉他,葛小伟是葛二蛋的骨肉,不是他的。

葛三栓犹如晴天霹雳,难以置信。他很震怒,却又无可奈何。这个亲子鉴定,葛二蛋可没有委托他去办,自然假不了。

接着,刘三妮又告诉他一个更残酷的事实,小儿子也不是他的,还是葛二蛋的。原来葛二蛋生前冷冻了精子,这个消息只有刘四萍知道。

真正白忙活的,不是葛二蛋,而是他葛三栓啊!葛三栓恼羞成怒,目露凶光。

刘三妮冷冷地大笑而去,只留下了如丧家之犬的葛三栓。

这天深夜,刘三妮家里起了大火。火是葛三栓放的,刘三妮想带着儿子逃出去,却被葛三栓死死地抱住了。

葛小伟虽然恨刘三妮,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娘,他不能不管。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能将刘三妮从葛三栓手里拉出来。

火越来越大,并向这里蔓延!葛三栓在屋里倒了很多汽油。没办法,刘三妮让葛小伟抱着弟弟逃离火海,而她推着轮椅和葛三栓一起葬身在火海中。

临死前,刘三妮问他,当年在小树林,是不是葛二蛋也上了?葛三栓恨恨地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他强奸完刘三妮之后,打晕了她。又把酒醉的葛二蛋请来……

这样就没有遗憾了,刘三妮含笑着死去了,和葛三栓一起。外面,葛小伟抱着弟弟,痛哭不止。

再半年后,葛二蛋生还了,他没有死成,只是脚跛了。

他回来,只是为了收拾自己的旧河山。但是他看到的是家破人亡,不过幸好孩子还在,而且还多了一个儿子。

有一个消息,刘三妮到死也不知道,小儿子不是她的,而是葛二蛋和刘四萍的。刘四萍掉包了她的卵子,换成了自己的,只是借用了刘三妮的肚子而已。她要为自己心爱的姐夫,留下一个种。她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姐夫。

葛二蛋看着刘三妮的墓,叹了口气。这个女人虽然对不起他,但是也对得住他。

最后,葛二蛋和刘四萍结婚了,他们生活得还算幸福。

(图片来自于络)

点赞和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顾问:朱鹰、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洪与、邹舟、杨玲、大烟

玉林正骨水效果好不好
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治疗
宝宝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冰桶挑战 鲁南制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