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权国 1652 地平线(七)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5:55

权国 1652 地平线(七)

7月初,高卢人正沉浸在帝国皇帝登基一周年的欢庆中。虽然在西南方地区传来有叛乱的不和谐声调,街头巷尾却洋溢着火一样的热情,彩灯高悬、彩旗飘扬,横幅迎风招展,歌舞升平,欢庆的人们在各个城市内举行庆典“帝国万岁!皇帝陛下万岁”街道上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口号声,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在临界西南地区的边界拉斯蒂地区,年轻的地方守卫军军官维克洛克正兴致勃勃走上通往二楼守备团长办公室的台阶,

“什么人?”前面的守卫伸出手拦住了他

“恩,不认识是我了吗?我是第三守备队的维克洛克!”维克洛克一脸傲慢,有些不屑的看着拦住自己的卫兵,卫兵手中的武器,让他不得不停住脚步,他的姐姐可是地方守卫团安德雷斯的老婆,身为地方守备大人的小舅子,在这个地方守卫军的大楼里,他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因为前段时间出了一点问题,他被派出去躲了一个月,今天刚刚回来,竟然在姐夫的大本营被人拦住了路,这要是传出去就太丢脸了,

他怒气冲冲的看着用武器拦住他的卫兵,觉得的眼生,以前从未见过,应该是某个刚才来的小菜鸟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洛克维克满脸威胁的说道“人,我不管你从哪里调来的,你们应该去查一下我到底是谁,否则,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维克洛克?”拦住他的守卫后面走出一名守卫队长模特的人,翻开手中的一份名单看了看,满脸冷峻的又瞟了他一眼满脸,回应道“不用查了,参会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请回吧!”

“什么?参会名单!开什么玩笑,我可是维克洛克”

维克洛克一脸愤怒,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如此**裸的打脸,顿时气急败坏的骂道“搞清楚,地方守备军的安德雷斯可是我的姐夫。你们会后悔的,我会好好的手势你们一顿,然后调你们这帮瞎眼的家伙去危险的地区巡逻”

“地方守卫团的安德雷斯?有这个名字吗?”

那名守卫队长再次看了一下手中的名单,嘴角微咧,还是没有!不过也是,这样的级别军官可没有资格参加今日的会议。已经不需要犹豫了,他脸色不耐的转身向部下挥了一下手“把他拖出去!如果再听到这个家伙在这里喧闹,就地处决!上面的大人们可不希望听到这样知的声音!“

”就地处决!“维克洛克顿时有些吓傻了,直到被重重的丢出来,他才发现,整个大楼里。竟然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人,

”这是怎么了?维克洛克看着曾经熟悉的大楼发呆,没走错地方啊,这里就是地方守卫团的大楼,难道一个月不见,诺大的一个守卫团一千多人,就这样蒸发了吗?

在大楼的二楼会议大厅。一名金色头发的军团副官,正在用木鞭指着墙上的地图

“根据情报,西北叛军不断接受西南南部地区,已经在取得了西南地区四分之三的控制权,大约总兵力为二十二万人,有情报显示,还有一些步兵散队正在向西南聚集,可能会在7月中下旬突破二十五万人,而我方控制的区域在西南首府一带,兵力5万人。西北叛军已经采取了包围战术,却迟迟未发动强攻,应该是想要引出我方援军好一口吃掉!目前来看,对方还为未知道我军团已经抵达与西南只有一河之隔的拉斯蒂地区,如果我军视机而动。可以受到奇袭的良好效果“

”根据皇帝陛下的战略部署,我第六军团将拉斯蒂地区,根据形势投入对西南方的作战!”高卢帝国第六军团长哈森兰波凌厉的目光扫过参加会议的军团将军们,手中翻开桌面上的文件夹,朗读皇帝陛下的命令

他年纪四十一岁,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如果不是一身笔挺的帝**团长制服,很容易让人想起学校里教人的老师,在东部战场,他的名字完与其长相不相配,高卢之虎!麾下第六军团共计十一万,有三万留在了帝国京都参加皇帝陛下的庆典,另外的8万人分成六批次,依照换防的惯例接替了拉斯蒂地区的防务,这也是为什么地方守卫团驻地突然变成了军团驻地的原因

拉斯蒂地区本就是帝国针对刚非人布置的第二道防线,一旦西南地区被突破,拉斯蒂就是用来阻挡刚非人兵锋一线战场,所以各项针对大军团驻防的设施齐,宽阔的营房,加上常年按照惯例囤积的大批军粮,足以支撑三十大军的驻扎

“大人,皇帝陛下说根据形势选择出击,但是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击?”

听完哈森兰波朗读完命令,一名年纪在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将军站起身,神色不悦的问道“我军已经抵达拉斯蒂地区有半个月了,每天都是在休整,休整,据我所知,这次西南平叛不仅我们接到了命令,第八军团也接到了命令,两个军团加起来超过二十万人,难道还需要惧怕一群所谓叛军吗?”

这名年轻将军叫博卡苏,他身上穿着将军制服,但语气中的孤傲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能够在三十岁前爬上帝国将军的位置,统帅2万人以上的部队,这证明他不仅仅只是能力而已,还有身后让人不能忽视的背景

看见博卡苏发出质问,哈森兰波冷峻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一丝波动,暗骂道”这个花花公子,放着好好的京都禁卫军副官长不当,跑到风餐露宿的野战部队来干什么,年轻人心高气傲是没错,但也要看是对什么人,

自己可是堂堂帝**团长,就是你博卡苏担任过帝国前宰相的爷爷见到,也不能如你这般倨傲视的吧

“第五步兵团的博卡苏将军!你口中所谓叛军,刚刚在索那河击败了斯坦利宾塞!帝国为此付出了十万条生命“

带着几分不忿。哈森兰波语气不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当初在东部战场实习了一个月,就是担任斯坦利宾塞的副手吧,从某种意义上说,斯坦利宾塞可以算是你的老师。面对击败了你老师的对手,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是属下太失礼了,只是就事论事!还请大人不要放在心上!“博卡苏嘴张了张,没想到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哈森兰波如此说话不客气,只能选择满脸郁闷的坐下,

他虽然有京都花花公子之名。但并不是一个草包,如果斯坦利宾塞这样的名将都被击败了,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而且这里毕竟是哈森兰波的第六军,高卢之虎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哈森兰波跟处事圆滑的斯坦利宾塞不同。第六军在高卢军团中被称为虎军,麾下六个步兵团,作战非常勇猛,曾经有过战损超过一半依然没有崩溃的惊人记录,同样,作为虎军指挥官的哈森兰波,对外的感觉也是那种坚如钢铁。油盐不进的死硬派,

”那么就继续说明此战的布置!“哈森兰波挥了挥手,站在讲台上的军团副官继续讲解局面,

”布置就到这里吧,大家吃中饭,好好休息一下!“中午时,哈森兰波合上手中的计划,向众人命令道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还真是趣啊!博卡苏微微叹息了一声。失望的从自己座位上站起身,真是让人疲惫而又奈的会议,刚刚决定下来的,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视机而动!这不得不让博卡苏感到一阵烦闷,

明明可以抢先出手。一战定胜负,可现在论是第六军还是第八军,似乎都在抱着静观其变的想法,不过也是,现在的局面如果明朗,西北叛军对西南首府围为不攻,在救援路上必定布置了重兵,谁先去,谁就必须面对多达20万人的西北叛军,前堵后截,一路血战,撞得头破血流,能不能救援到还不一定,

西北叛军的首领维基亚猎鹰可是有着军神之名的指挥官,虽然大部分高卢将军对于这个称呼不感冒,但能够一举击败斯坦利宾塞这样经验丰富的沙场宿将,也证明这个名号不是随便胡诌的,至少还是有几分真材实料,这样的对手,只怕早就张开了口袋,等着人往里边钻呢

透过户,博卡苏看见哈森兰波走上楼下停靠的一辆马车,扬长而去,一点没有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据说这位高卢之虎,在东部战场可是有过四天没离开过指挥部的记录,而其他的同僚们则各自根据自己的关系围坐在一起,一边吃着的食物,一边大声笑谈着,都是一些近发生的有趣事情,没有一个提到西南,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西南已成困局,提不提都是那样

博卡苏趣的用叉子分开一条烤鲫鱼,将白嫩细致的鱼肉放入口中,清淡味,

这真的是战争前线吗?穿过餐厅的户,博卡苏看着外阳光从浓密树叶照射下来的黄色斑点,平静的只有风刮过树叶带起的晃动,他神思有些恍惚,偶尔耳边传来其他同僚笑谈的声音,这里是如此的宁静,战争是对么遥不可及的东西!

虎军上下,只有自己或者对于救西南为迫切,博卡苏嘴角不由苦笑,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设想如果西北叛军能够与西南的留守部队拼的疲惫不堪,到时候再大军一挥,这便宜捡的真是没的说,但是他博卡苏不能就这样做啊,老师斯坦利宾塞还深陷西南,而自己一直内心爱慕的那一位,据说被困在了西南,这次可是托了大人情才总算安排进了负责西南救援的虎军,谋求到一个实权的将军,要是有所不慎,博卡苏知道,对自已一向不怎么对眼的哈森兰波可是早就巴不得早点赶自己走。

闲的聊,他用手沾了沾杯子里的红葡萄酒,在桌子上划过一根倾斜的横杠,然后在横杠的一方点上一个点,百聊赖的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里就算是作为边界的迪特鲁高地吧,论地势,这里可比同样是边界重镇的阿拉善和高很多。如果是我,就派人占领这里,站在这片高原上,可以居高临下地俯瞰整个地区,这里是整个地区的制高点,如果有足够的骑兵部队的话,从这里入境。啧啧,还真是不敢想象啊!“

”怎么了,我的博卡苏大人!“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军官端着自己的食物盘子走过来,有些斑白的头发,与其精神的面容有些不相配,

温肯。高卢第六军团第五步兵团副官,也就是说,他是博卡苏的副官,老少配,温肯在第六军团里边的名声不错,虽然作战能力不怎么样。但做事诚恳实在,处理事务经验丰富,

”没什么,只是有些趣的自娱自乐而已!“

博卡苏看见老成的温肯走过来,脸上笑了笑,随手划掉了自己在桌子上百聊赖画出来的东西,却不知道他正跟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失之交臂。在划掉这些图形的时候,他还在想,怎么可能呢?除非西北叛军在视可能面临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主动出击,这样的情况才可能出现,当然对方要是真这么干,这边已经换成高卢精锐部队的驻防军会给予其凶猛的回击,那时,第六军和第八军20万大军一拥而上,西北叛军除了被歼灭溃败别其他可能。

迪特鲁高地

金色的阳光慢慢的穿透了云层,大地沐浴在充满活力的阳光里。高地的野草在晨风中惬意的舒展着自己的身躯,不知名的野花则在阳光的照射下贪婪者吸收着阳光空气和水分,让自己生长的高大茁壮,能看的高远,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加的长久。

在近乎废墟的迪特鲁要塞的右面城墙上。袅袅升起的黑烟在空中显得非常的突兀,格格不入,整个城墙地段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头和瓦砾,被烧黑的大断城面,一片狼藉,被烧焦的尸体比比皆是,

曾经据守卫高地的雄伟要塞,在超过六万猎鹰军的突然猛攻下,短短半天就被打的只剩下还在燃烧的残垣断壁。原本高达5米的城墙被整齐的化为黑白两个段落,侥幸的还剩下半截的城墙也被燃烧剧烈燃烧形成的硝烟熏成了焦黑色,

在墙根的下面,还有没有熄灭火焰在燃烧,发出浓烈的黑烟。城墙上的箭塔是重点照顾目标,论是突起在要塞四个角落的瞭望塔,还是临时搭建的十余个箭塔,都在数轮的轰击中炸塌炸烂

碧蓝色的天空之下,略带寒意的秋风扑打在胖子一脸冷峻的脸上,骑在一匹与身份相符合的雄壮战马上,身上的黑色魔王铠甲在阳光下闪动着类似幽冥的光泽,十几名身黑甲的骑兵在他身后一字排开,猎鹰战旗在他们身后的马靠上出啪啪的震动,

“陛下,鲁迪特高地要塞共歼灭敌人守军2千3百一十四人,敌军已经肃清”撒隆从前面策马奔来,在胖子面前翻身下马单膝跪下禀报道,丝毫不顾及脚下刚刚因为雨季结束而尚未干涸的的泥潭,

”啪“他这一跪,顿时有半个腿都在泥水中,炸的泥水向四面炸开,但他连眉毛都没有蹙动一下,在他的身后,成队的身穿黑甲的猎鹰骑兵,正如抄水般漫过前方低矮的高地原野,黑色的浓烟从要塞的中心直上天空,

残破的要塞顶部上,一面高卢守备队军旗被士兵们一刀砍断,破碎的战旗就像断线的风筝在明媚的阳光下飘动飞卷

7月11日,3万猎鹰军骑兵以出其不意的姿态突入与西南临界的拉斯蒂地区,凌晨,微微的晨光中,猎鹰轻骑兵的旗帜如同幽灵般出现在正在行进中的高卢第八军团边界一支百人巡逻队的前面,高卢第八军团的巡逻队惊得目瞪口呆,

马蹄轰隆,风声呼啸,威势凛凛,一身黑甲的骑兵如雪崩似的从山坡上俯冲,一千把闪亮的战刀,随着仿奔雷般的马蹄揣踢而下,数雪亮的战刀闪烁起一片耀眼的白光,

”西北叛军!”

巡逻队军官只来及喊出一句,就被上千黑甲骑兵的迅猛冲击索淹没,一日之内,一万负责袭扰猎鹰骑兵分出的上百个小队,顿时让高卢人领教了什么叫做来去如风,高卢第八军团长连忙向分散驻守各地的部队下达命令,但是猎鹰军的突击太突然了,战火在一日间被面点燃,侧面对应鲁迪特高地的第八军在当天就付出了超过一千人的代价,六个装扮成地方守备团的主力步兵团同时遭遇袭击,这让第八军团长当场跳脚

“混蛋,立即搞清楚敌人的具体数量!”

高卢第八军团长面对突然来的侧翼打击,根本法及时调集部队做出反应。各方部队都在报告遭遇袭击,完被呼啸掠过营帐的轻骑兵吓昏了头。

有一个装扮为地方守备团的部队,一个晚上甚至遭遇了六次袭击,几乎一夜都在战斗,

搞得这支部队的将军还以为自己被敌人的骑兵主力包围了,差一点没下令放弃防御线,向军团本部靠拢,由于完搞不清状况,第八军只能下令受到攻击的部队自行防御。

当第二天的晨光从地平线升起,2万名秘密穿越第八军防线的猎鹰中央骑兵,已经顿足在拉斯蒂地区大产粮地莱西城下,

眼前是一望际,让人叹为观止的的金色麦浪,现在正是丰收在即的7月,大地秋黄,

“真是可惜啊!”撒隆浑浊的独眼扫过眼前的金色,冷血的目光也发出一丝颤抖,终高举手,大喊了一声“点火!”,未完待续。。。

清华大学医院怎么样
漯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兰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治牛皮癣宜昌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