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在黑暗中跳舞的诗亾

发布时间:2019-08-15 09:57:48
在黑暗中跳舞的诗亾 作者:文古 我是凌晨三点钟到合肥的。列车从平顶山始发,历经十个小时的颠簸。出站后给友人打了个,然后便搭上出租车,向友人指定的地点驶去。 合肥的夜很安静,冷风不时的从窗口溜进,灌进我那充满了愁绪的胸膛。在昏黄路灯的映射下,黑暗中不时的发出某种躁动。似乎在预示着此后的四五天内,我将与这个城市,碰撞出一点牵扯或者干系。 然而我的思绪还没有完全展开,出租车就停下了。我付钱下了车,略带忧郁的仰望了黑夜深邃的夜空,舒展了一下筋骨,便看到友人站在路对面不足十米远的地方向我招手。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是一位诗人。至少在我心中是这样。他的诗歌的不羁的抒情以及语言张力,一直以来都是我梦寐所要达到的境界。 靠,你怎么这么瘦。 这是我见他之后的第一句话。昏黄的路灯下,他略显沧桑。路边的小贩摊,有几个深夜奔波的民工有几个人在吃饭。 靠,没饭吃就饿瘦了。 他调侃的说道。岁月从他的脸上吹过,刻下了深刻的气质。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年近而立之年,为了生存而奔波忙碌。 他本来说还要拉我在小摊上去吃饭的,可我实在是太过于劳累,就寒暄了几句,说在列车上吃过了。于是他便带着我前往他的住处。 那是一段不长的路程,但我们一前一后走的却很漫长,和我预想中的大相径庭,在穿越了几条幽暗而又狭窄的胡同之后,我们在一扇破旧的门前停了下来。 啊,这是你住的地方啊。 我惊讶道。他点头笑了笑,我的心倏忽和夜色一般凄凉。 我将怎么来形容他的处境呢?临走的时候他一直不让我来写关于他的任何东西。在合肥这样一个偌大的都市,有谁会想到,在阴暗潮湿的不足五平方米的房子中,一位天才诗人就寄居在此。 而能够唯一证明这是一间房子的证据,恐怕就是外面这一扇,用几块红色掉漆的模板堆砌而组合成的门吧,几根铁丝凝成门把手,一把旧锁在白炽灯的灰白光芒下,奄奄一息的沉睡。 随着友人进门,走进屋子内部。四下看了看,其实五平方米的房子,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旧书桌,屋子内以没有空间来放其他东西了。 觉着怎么样? 友人笑着问我。 乱。 我笑着回答。 哈,有时候工作累了,回来之后就没心情收拾了。 他说道。 那你需要一个女人了。 我调侃道。 我顺手翻了翻他床头的一些刊物,大多是他最近发表的刊物和泰戈尔诗集等。我问道: 你这件豪华别墅,一月要多少钱租金。 一百多吧。 他淡淡的回答道。然后问我抽不抽烟,我说不抽。他笑了笑,拿出烟,递给我一根。我也笑着接在手里,紧接着他拿出火机给我点上,然后又给自己点上。在不足五平方的小棚里,寂静的你可以听见烟草燃烧的声音。 然而我看着他的烟头,似乎有某种语言从红色的光芒中迸溅出来,烟雾中似乎有种生命在反刍: 我经常在黑夜里独自醒来。身旁是寂静的夜与泪水。抚摸着我那百无一用的诗行与白发。岁月常常使我疲惫。我独自一人从农村走来,三十年来,未曾忘弃过一张可以,涂写我生命的白纸。我那一床捐赠的棉被与破旧的自行车陪我在黑暗中行走,几经风雨之后,我相信我的人生不止如此,我一直这样坚信而富有热情。 那一夜,我们没有入睡,彼此沉侵在对方的话语中,谈天说地。还记得清晨阳光照进屋子内来的时候,他靠在那扇不足半平方的小窗户下,晨曦打湿了他的头发。 我恍惚看到,有一位诗人,在此跳出了无数个夜里伟大的的舞曲,在他的发梢上,整燃烧起一团红色的火焰,妖娆而富有多姿。【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什么牌子好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途径
肚子疼又拉不出来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