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求仙则仙 第七百零四章 女大夫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2:27

求仙则仙 第七百零四章 女大夫

h2>早知道,他就不出来了,宁愿一辈子呆在封印符里!

至少,在那里面的时候,他不用吃这样的苦头!他一辈子没吃过什么苦头,身为大少爷,家主之子,父母宠爱他,家人尊重他,下人敬仰他,在旻阳中他威风八面。但偏偏在遇到了唐承念以后,他又痛,又苦,还没有尊严。

一辈子最惨的事情都是从他遇到唐承念以后开始。

她是不是为了小艳那个丫头来的?早知道,他就不要沾染那个丫头了。

早知道,他连旻阳都不会出了!

早知道,他宁肯做个土财主,也好过……

“哭什么哭?你好弱啊。”电子音完全没有同情心,“哭完了快点过来,别躺着,我们不喜欢和躺着的人说话,一点乐趣也没有。”

宋禾愉只能哀叹一声,爬了过去。

他痛得走也走不了,如今还要爬起来!

唐承念,我记住你了!

……

而被记住的唐承念,对此一无所知。当然,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被一个手下败将记住,又如何?记得再清楚,下回也还是手下败将。

因为唐承念的进步之心是永远也不会熄灭的,她随时,永远,都对经验和升级感兴趣。

她现在早就已经回到了炼丹系统中,果然,那里已经出丹了。

唐承念在出丹口发现了十颗丹药,拿起来一看,系统便立刻给出了检验结果。

【寒伤丸:以漓江露混焰木粉调琼枝末炼制而成,能解冻伤,疗寒毒】

唐承念这才放心。

虽然商六甲给了她丹方,不过他自己也没吃过,万一效果出现偏差,有问题,唐承念后悔也来不及。

她当即将其中九颗都拿去换成了系统金钱,这寒伤丸的等级显然很高,一颗寒伤丸,能够换得一百个金钱,九颗寒伤丸,自然是九百。

可惜她的炼丹经验没增加多少,所以,那什么大回生露,大盈灵露都还只能在计划中。

幸好如今她只要手速快,小回生露和小盈灵露也还是够用的。

但如果遇到大战,长久战,就说不准了。

所以,唐承念还是希望自己的炼丹经验能够再增加一些。

只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办法,唐承念又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材料,所以暂时搁浅。

她先将寒伤丸吞了。

没多久,唐承念便感觉到这段时间一直有种冰寒之感的肚腹已经慢慢回温。

肚子冷冷的感觉果然很不舒服,如今总算是痊愈了。

也许是错觉,不过,唐承念的确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轻盈了许多。

她暗暗庆祝了一回,抓紧时间,心神沉下,回到了现实的云来客栈。

“唔……”盛翡恰好在此时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睁开眼。

“师父?”盛翡下意识地呼唤了一声。

唐承念便应道:“怎么了?”

盛翡揉了揉眼睛,她太久没睡,一时间有些不习惯这种起床时才有的恍惚感。

“师父,那寒伤丸……您炼好了吗?”盛翡对唐承念的寒毒念念不忘,她简直比唐承念这个中了寒毒的本人还要着急。

唐承念笑道:“我已经炼制完成,把药吃了。”

盛翡浑身僵住,凝固一会儿之后,忽然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圾拉着鞋子跑到了唐承念身边。

她紧张地问道:“师父,那您现在感觉如何?”

“感觉?”唐承念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笑道,“我感觉我已经好了。”

“太好了!”盛翡欢呼一声,“您这寒毒总算是消了。”

唐承念笑了起来:“不错,我总管能安心了,不过,你也太激动了吧。”

盛翡低声道:“我这些天都快替您急|死了。”

“那你可得保重身体,你要是急|死了,我就没有徒弟了。”唐承念笑道。

盛翡嘟囔着:“这个不是重点吧?”

唐承念轻笑一声,刚要说什么,就不开口了,往外看。

“师父,您看什么?”盛翡问。

唐承念看了她一眼:“你最近好奇心见长啊?”

盛翡笑嘻嘻地说道:“跟您学的。”

“这个可不能赖我。”唐承念道,“是有人来了。”

她说的是有人来,而不是有人经过,显然,这个人是来找她们的。

盛翡连忙问道:“是昨天晚上那个人吗?”

她仍然对付榕下心有余悸。

唐承念温和地安慰起了她,说道:“你放心吧,他不会再来了。”

盛翡有些担心:“真的吗?他不会还在记恨吧?”

“不会,他已经答应我,何况,之前是他误会,我与他说起来是一路人,都得罪了同一个。”唐承念解释道。

盛翡这才稍稍放心:“原来如此。”

不过,如果来的人不是付榕下,又能是谁呢?

盛翡重新疑惑起来。

唐承念没等她疑惑多久,就为她解惑:“是陈秦来了。”

“陈秦?”盛翡往门外看了一眼,不禁怔住,“天才刚亮吧?”

“是刚刚亮,不过,他也确实来得很早。”唐承念说道。

盛翡抱怨一声:“来这么早干嘛?”

一边跑回了床上去整理衣服。

她连鞋子都没穿好,本来,她以为陈秦起码要等太阳彻底照亮药都之后才来,没想到,他居然会来得这么早。

等盛翡整理好衣服,走回来的时候,唐承念便示意了一下门。

“去打开门吧,他来了。”

盛翡领命,立刻走到了门前,一伸手,就将门打开。

“呃!”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陈秦刚打算敲门,谁知道,门自己开了。

再一看,不是什么无风自动,原来,开门的人是盛翡。

“二位前辈好!”陈秦赶紧打招呼,盛翡背后就是唐承念。

唐承念笑道:“陈秦,你进来说吧。”

陈秦看了她一眼,发觉唐承念的气色好像变好了一些。

难不成,找那三味药材,真是为了做治伤之类的事情?是制药,还是炼丹?

陈秦记得,卖给他药材的人说过,漓江露适合炼丹,不适合制药。

但若是炼丹,这丹药未免也炼制得太快了吧?这两位前辈对这里人生地不熟,难道,倏忽间就能找到一位炼丹师?虽然现在药都里遍地炼丹师,但也都不是轻易会出手的。除非,这两人中有一个自己就是炼丹师,而且,这炼丹的实力显然不错,能炼制那么珍贵的药材,而且速度又快,手法好,效率高,这样的丹师可不多见,能出一个必是高手。

想起最近中南峰里发生的大事,陈秦的心中,不由得一动。

莫非……说不定……或许……

“陈秦,你想什么呢?”唐承念又开口了。

陈秦忙笑道:“小人没想什么,只是您不说话,小人不敢开口。”

唐承念叹了一声,道:“你也不必总是自称什么‘小人’了,就说‘我’吧,听着舒服。”

陈秦从善如流,立刻应道:“是,我明白了。”

这样说起来话,声音倒也爽朗。

盛翡高看了他一眼,道:“想不到,你原来也能这样好好说话呀?”

陈秦苦笑一声。

还不是顾客要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说吗?一般而言,大多数还是喜欢他之前那种说法吧。

不过现在陈秦也看明白了,显然,对面二位并不喜欢他低声下气的样子。

“中南峰旁边,就是神医谷吧?里面住着神医吗?”唐承念对这个名字好奇许久了。

陈秦已经打起精神,笑容温和良善,一扫之前颓丧的模样。

他说道:“里面并没有神医,取名神医谷,是因为这里从前曾经住过一群医术极好的大夫,她们救死扶伤,不畏艰难,十分受人崇敬。故而,便有人将那座峡谷称为神医谷。中南峰是以前神医谷的大夫们种植药材的地方,后来有人在这里建造一座城,此处便顺势又被称为药都。”

“原来是这个缘故。”唐承念恍然大悟。

她还以为这里住着一位神医,没想到是一群。

但是,她也注意到陈秦在一开始就否认了,说神医谷中已经没人。

“曾经住过?意思是,那些大夫后来走了?”唐承念问道。

陈秦摇了摇头,他叹息道:“不是。那些大夫十分伟大,他们曾经想要研究出一种疫病的治疗方法,却因为疫病隔离的时候出了问题,四处扩散,导致整座神医谷的大夫全都染上了疫病。她们不愿意让这疫病传出去,索性封谷,牺牲了自己。”

唐承念与盛翡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救死扶伤,不畏生死,何其伟大。哪怕染上疫病,也宁肯牺牲自己,决不让无辜的人被连累,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惜没了。

“这些大夫真是了不起,后人可有纪念过他们?”唐承念问道。

陈秦点点头,道:“我们都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只知道那些大夫几乎都姓乔。那似乎是同族之人,医术最精湛的,似乎是他们的首领,那是一个极为温柔的女大夫,她也姓乔。虽然是女子,却并不避讳,她心中只有救死扶伤,没有其他。”

唐承念又感叹了一声。

在这样的时代,“不避讳”三个字不是说说罢了。

河南省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
NK细胞治疗
秦皇岛治疗牛皮癣方法
肇庆白癜风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